當前位置:臺州廣播電影電視集團(總臺) > 科研論著

淺談民生新聞主持中的平民化

文章來源:五年飛飏之創新之源(下) 發布于:2012-09-13 閱讀:5713次

 現如今,民生新聞已經成為各地方電視臺收視率持續走高的欄目之一,也成了各個電視臺“新聞立臺”的重要武器。其特有的地域性、親民性、平民化、本土化特點,在給電視新聞以廣闊的用武之地的同時,也為主持人提供了自由豐富的發揮個性空間。其中,民生新聞主持人的“平民化”特色,引發了業界對新聞節目主持人的風格定位的全面探索。那么,民生節目主持人的“平民化”特色都具體表現在哪些方面呢?
   一、視角觀念“平民化”
  民生新聞在內容上關注普通民眾,在形式上貼近百姓,是百姓自己的新聞,是百姓的朋友。“平民視角”既是民生新聞節目的觀念定位,也是民生新聞主持人的最佳傳播策略。所以,平等真誠是對民生新聞主持人的要求。主持人在節目中注意多運用平民視角報道,力爭貼近百姓生活和平民心理,激發了觀眾的收視心理。主持人不再以板著臉孔的姿態出現,表現出了濃濃的人情味。
  許多人看節目并沒有直接的目的,其實就是喜歡節目里的那種人文關懷。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肯定比一個沒有感情的傳媒機構要更有信任感和親切感。比如北京電視臺《第七日》的主持人元元, 她親切隨和、帶著京味娓娓道來的主持風格是其標志。《第七日》曾播過一期關于公交車經常搶路,而交警卻視而不見的節目。
  在節目的開篇,元元說:“大馬路上車來車往,川流不息,要問這么多車里邊誰最牛?我就覺得是:大公共。咱經常能看見人高馬大的公交車三下兩下就把身邊的小車擠到一邊去了,所以小車司機最怕大公共。大公共違章的現象也是常見啊,但令人不解的是:其他違章一般都難逃交警的眼睛,而大公共違章卻依然大搖大擺、理直氣壯”。
  元元一開始就直命要害,說出了百姓的心里話——“大公共仗勢欺人”、“違章了還理直氣壯”等等。其實老百姓對這些現象早有體會,而元元就像大伙兒的朋友一樣,痛快的說出了百姓的心聲,引起了百姓的共鳴。在百姓看來,她并不是在播報新聞,而是像“鄰居”、“朋友”一樣,用彼此熟悉的話語拉著家常,表情豐富、話語生動的聊著身邊的事、周圍的人,還時不時的幽默一下、評說幾句,這也是與傳統新聞主持人的區別。這能被感知的平等觀念,體現的是主持人對百姓的關心,因此民生新聞主持人的觀眾意識便具有了“平民視角”的特色。
  平等觀念要體現在民生新聞節目主持人的觀眾意識上,也就是主持人要善于從觀眾的接受習慣出發,充分尊重觀眾,理解觀眾,服務觀眾。不能居高臨下,強硬說教,喪失親和力公信力,只有言為心聲地真誠面對觀眾,才能換來觀眾的信賴和尊重。
   二、表達內容“平民化”
  由于普通百姓的接受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認知水平的限制,所以民生新聞主持人就要對消息進行“平民化”的解讀和分析,給新聞內容“換個說法”,使新聞也變得直白、豐富、鮮活。主持人敬一丹在表達內容時的“平民化”就非常值得借鑒。
  例如,她主持的《焦點訪談》有這樣一段導語內容,“國務院今天發布通告,我國的人口普查從某年某月某日開始,這是我國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一次人口普查……”
  而對著鏡頭她說出了這樣幾句話:“觀眾朋友,從某年某月某日開始,可能就會有人敲您的門,他們就是人口普查員。從這時起,您就參與了我國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一次人口普查。”
  本來是政策宣讀式的新聞播報變成了平和親切的信息傳遞,從小事入手,再由小及大,“深入淺出”的幫助老百姓分析、理解、消化了內容背后的未盡之意。
  杭州電視臺西湖明珠頻道的《阿六頭說新聞》強調的是把硬新聞軟化處理,也就是尋找更小的切口,更低的視角,把時政新聞平民化,從而讓老百姓更喜歡看,更易于接受。比如杭州市委,市政府為解決市民的納涼問題,向市民開放了防空洞。這是一條硬新聞,但《阿六頭說新聞》做這條片子時,主持人卻是這樣說的:
  “以前,買肉買菜都緊張的時候,天不亮就要去排隊了。這兩天,我們隔壁的老張兩夫妻也老早起床了,還說要去排隊。問他啥事情這么著急,他說到防空洞去乘風涼,去遲一點好位子輪不著了。”接著就說防空洞的開放以及老百姓的反映,但新聞的視角始終從個體反映群像,這樣的處理就是把政府行為用個人感受表現出來,讓新聞更貼近平民的生活。
  其實,普通百姓更需要了解政策,對于一些重大的時政新聞,就要從與群眾利益相關的角度入手,或從群眾易于感知的、實用之處落筆,事理結合,就容易取得好傳播的效果。
  三、表達方式“平民化”
  民生新聞之所以不同于以往的新聞節目,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在新聞的前后串聯部分,不是生硬的銜接。但這個時候的評論,又不同于傳統的編后感等等傳統評論方式,它是主持人以個人身份發表更加個性化的評論。這樣的評論看似簡單,簡單幾句家常話,卻不是隨意為之,她從平常的事件提煉出深刻的哲理,把深刻的道理用生活化的淺顯易懂的語言表達出來了。 
  比如,《第七日》有一則新聞是報道八大處每天清早都有很多老人來“喊山”,這樣做不僅對身體沒有特殊的好處,更重要的是對山中的鳥兒有驚擾,打亂了它們的生物鐘,會使它們的激素分泌紊亂,影響后代的繁殖。而元元在論述這則新聞時沒有以一種批判的口吻來談論這個問題,而是溫柔地提醒這些老人們。
  她在點評中這樣說道“來爬山的多是一些老人,其實說起來也都是一些老小孩。看到他們的積極、健康、樂觀,讓我們特別受感動。他們樂觀,是因為他們熱愛生活,熱愛生活也就一定熱愛小鳥,就像愛它們自己的孩子一樣。我想老人們肯定沒有想到喊山會把鳥兒喊醒,如果想到了,肯定也就不會這么做了。因為老人們是最善良的,最富于愛心的。比方說,它們每天早晨離開家門的時候,不就是輕手輕腳、生怕吵醒兒孫們嗎?”
  主持人這樣的新聞評述,關注的對象是平民百姓,反映的是大眾的所思、所做、所惑,是大眾的生存狀態和心靈狀態,這樣的評述視角不僅變傳統的“俯視”新聞為與百姓平視的“對話”新聞,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民生新聞主持人的點評就像是生活中的知心朋友把自己的感悟和思想用通俗的語言詞匯、恰切的語體風格、鮮活的語言樣式承載起來,在點評中盡顯特色——無論是風趣幽默、俏皮含蓄,還是犀利冷峻、干脆利落,民生新聞主持人都體現出了評說百姓話題“一針見血”的個性特征。當然,這種“一針見血”是建立在主持人的“平民情結”和“人文關懷”的基礎之上,而不是生硬的教化、低俗的責罵。
  總之,民生新聞節目主持人在播送和評述新聞過程中采用的平民化風格,使主持人的表達方式和敘述結構中實現了話語權的社會下移,彰顯民生新聞的大眾價值取向和草根情節。在這里,每一個個體都有自由表達自己觀點的權利,而主持人的作用在大部分情況下是百姓觀點的表述者和多元話語順暢交流的組織者。百姓從新聞信息的被動接受者到新聞信息的主動講述者的轉變,在這種角色轉換和模式顛覆中,百姓提升了自我的“參與意識”和“公共意識”,積極主動的參與到節目制作和社會問題的討論中來,從而實現了欄目操作的良性循環。
  參考書目:
  《十年——從改變電視的語態開始》孫玉勝著 生活.讀書.新知 三聯書店
  《現代電視紀實語言》 朱羽君著 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
  《電視節目主持人學初論》         任遠主編      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
  (發表于《新聞實踐》2008年第6期)

首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尾頁
台湾麻将游戏单机版 2018梦幻刷乌鸡国还赚钱吗 天龙八部可以赚钱嘛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今天 剑网3抄书哪个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mg电子游戏网站 申城棋牌官方下载 大乐透合值走势图带坐标 陕西快乐十分助手 体彩快中彩走 篮球比分90vc 开发软件能赚钱软件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号 福彩官方微信公众号 重庆快乐十分任4遗漏 黄金棋牌下载棋牌